您当前的位置: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 新闻中心 > 铜市仍有负面供给因素 但影响已然不同先前

铜市仍有负面供给因素 但影响已然不同先前


据路透社信息

  铜市并未失去在供应面制造意外的能力。

  过去几周,智利的Radomiro Tomic铜矿与一座港口发生工人罢工(前者已结束,后者仍在继续),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Tuticorin冶炼厂已关闭至少一周。

  但这些都没有阻止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铜跌至每吨7,400美元下方的八个月低点。

  不过别忘了,这个市场已经从供不应求的状况迅速变为供应过剩,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自今年以来,全球交易所的铜库存已经大幅增长29万吨,包括在LME、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COMEX)和上海期货交易所注册的库存。3月末时显性库存达到83.25万吨,为2003年来最高。

  理论上,如此充裕的库存应该可以帮助市场抵挡过去几天那种供应意外中断造成的冲击。

  但现实中是这样吗?

  是不是有可能,市场仍在以供给不足的老眼光,而不是站在供应过剩的新环境下来看待这些供应意外中断?

  **采矿环节**

  直到去年年底,铜市还处于供给不足的状态。这也是铜价长时间里远超边际生产成本的原因,与LME其它多数工业金属形成鲜明对比。

  那时候的供应短缺是因为采矿环节跟不上,关键矿井,尤其是头号生产国智利的铜矿已经有很长的矿龄,而更新方面的投资比较缺乏。

  因此,市场对铜矿供应发生意外事件非常敏感,无论是品级低于预期,技术故障,还是劳资纠纷。

  铜矿供应减少意味着铜的减少,从而放大了基础供应短缺问题,给价格带来上行压力。

  分析师甚至自己开发出衡量意外因素的指标--“中断津贴”,该指标可以用于对任何给定年份的铜矿供给预估,进而对精炼铜市场产生影响。

  计算供给中断,就是计算任何给定时刻产出的,或者更重要的是,未产出的东西。

  从一定程度而言,现在仍然是这样。

  分析师将关注第一季全球主要铜矿商的产出数据,以判断是不是还有没在生产的矿井。

  唯一的区别是,现在是要判断过剩供应规模,而非供应缺口规模。

  **运输时间及配送**

  这么看,三个影响铜供应面的事件中,最重要的就是Radomiro Tomic的短暂罢工。

  该铜矿规模庞大,去年产量达42.8万吨。因此即使停工几天,都将造成一些产量损失。

  从这角度看的话,印度炼厂关闭或智利港口持续罢工,对供应真的都算不上多大的干扰。

  积压在智利港口的铜矿又不会损失,只是运输耽搁罢了。

  而经过中国过去几年大规模扩充产能后,印度Tuticorin炼厂的关闭,似乎也不会成为妨碍供应链的瓶颈。

  原因还是铜矿并没有损失,只是必须重新运送到别处。

  换句话说,这两个事件影响到的只是出货时间和配送,而非全球有限的铜矿产出总量。

  **实货流动**

  不过,时间和配送也可能是影响实货铜市场的强大力量。

  以去年发生的事件为例,菲律宾Pasar铜炼厂去年1月大火后停摆了半年左右。

  Pasar去年的精炼铜产量从2011年的16.2万吨降至9万吨。从更大范围来说,这种产量“损失”无关紧要,因为铜精矿只要转运至别处炼厂,还是可以成为精炼铜。

  但就改变铜供应流向层面而言,该炼厂停工却是关系重大。

  Pasar是面向中国市场的主要出口商。

  从2011年4月到2012年3月,中国从菲律宾总计进口9.75万吨精炼铜。菲律宾唯一一家炼厂兼精炼厂就是所有权多数掌握在瑞士贸易商嘉能可手中的Pasar。

  在接下去的五个月(和停工略有几个月的运输时间差),进口量锐减到只剩800吨。

  这个停顿的缺口,和4-8月间从美国运往中国的铜矿达到近8.2万吨的异常高水准的时间相吻合。

  而在同一时段,LME在美国各地的库存下降了8.6万吨,当时在4月底促成现货-即期挤仓。

  **Tuticorin停工**

  Tuticorin是一家比Pasar还大的铜冶炼厂,年产能超过30万吨。在某种意义上,Tuticorin也是印度市场最大的铜供应商。

  拥有该治炼厂的Vedanta Resources对于瓦斯外泄的指控矢口否认。Tamil Nadu污染控制委员会因该指控而在上周下令关闭该治炼厂。

  该公司有信心4月9日的听证会将有助于炼厂复工。

  鉴于长期以来与地方上的环境冲突,复工的乐观看法会否成真还很难说。

  我们都在静观结果如何,同时也要想一想延长停工所可能带来的冲击。

  一如Pasar,即使Tuticorin持续停工,也不会让大家对全球供需情况的计算有所改变。如果不在Tuticorin冶炼铜精矿,也可以在别处治炼。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但是,也像Pasar一样,停工太久将会造成全球铜供应流向的改变,因为必须换到别处来因应印度需求上的不足。

  至少LME在全球的仓库没有短缺问题,可以填补任何暂时性的不足问题。

  **多即是少**

  在纽奥良、Johor和安特卫普的仓库有最大量的铜精矿,而这些仓库全都在排队等着出仓,因此目前LME库存本身的配置是个热门议题。

  一如每个铝交易商会跟你说的,LME仓库有排队情况意味着会有更高的升水,尤其是如果每个人都急着需要大量金属的情况下。

  同样的,这不是说铜不在那儿了。这只是如果你是一位欧洲消费者,正在等着货品入境,而铜还躺在智利码头。

  这些铜将会有替代品,这意味着可以透过LME仓库系统或现货市场上寻获。

  不管哪种情况,都将会有很高的升水,因此欧洲现货市场的铜升水势必会向每吨100美元靠拢。

  这是供应过剩市场的运作方式。

  供应中断的价格影响力不再,因为库存供应充裕。

  但在LME系统,更多等于是减少,供应受到干扰改变了供应的时间和配置,对实货升水可能会有实质的影响,对LMI时间价差也可能会有影响。


上一篇文章:粗钢产量维持高位
下一篇文章:3月美国钢铁进口许可环比降3%

版权信息 
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销售电话:133 8999 9788 网站地图
Copyright (c) 2000-2010 tjtpco.cn,Tianjin PIPE(GROUP)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